老椿的色彩及格了吗!

吃粮号,偶尔发点摸鱼或者说一些废话。
集训长弧,诈尸时间不定。
活跃在空间。
没什么追求,目前只想把笔记本上写着的东西做完。
谢谢你能看到这里。

蜜汁脑洞,其实就是之前的两篇很小的漫画来着

‌1.

屋外下着暴风雨,雷电的声音响彻云霄。狂风大作,就像野鬼嚎哭。

屋内昏黄的煤油灯被吹得摇摇晃晃,飞蛾扑腾乱飞,烟草味混合着皮革.酒精.汗味和说不明的味道。这里坐满了杀人犯,小偷,农民,落魄贵族以及各种来路不明的人。

忽然门被撞开了,所有人往门口看,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口,借着灯光看到一个戴着眼罩的男人,手臂上缠着一根大铁链,手中握着一把大刀,刀刃反射着寒光。

来者是一个杀气四溢的男人。

而且给人的感觉十分危险,有些人扭过头去继续看手中的牌,有的人拿起酒杯一饮而尽,都只是想掩饰心中的不安。

那个男人走进来顺便关了门,把大刀背面扛到肩上,然后来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安静的坐下了。

“随便一杯酒。”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点沙哑,让人想起广阔的沙漠和风。

很快,有人把酒杯拿过来了,是一个男孩,个子不高,看上去营养不良,眼神充满疲惫。

男人看到他皱了皱眉毛,仅剩的一只眼凌厉起来,扫了扫四周,一个老女人躲在吧台旁边,战战兢兢地看向这里,男人把大刀摔到桌子上,铁器和木板碰撞发出的声音很大,所有人不约而同看向他,面色不善。而男孩被这声音一下吓,差点打翻了酒杯。

“真是一群畜生!!”那个男人破口大骂,皱着眉头,伸出手一把扯下潮湿却温暖的外套,露出雄壮的肌肉。他把外套扔在男孩头上,说道:“先披着,别看。”跟之前一样沉稳的声音,仔细听却带有几分温柔。

男孩缓慢地伸出一只手紧紧攥住外套,骨节分明的小手还在微微颤抖。

传来雷电在天空中爆裂的声音,所有人不由得心里一惊,男人已经出手,大刀把最近的人的整只手臂砍了下来,那人哀嚎着,鲜血染红了地面,男人漫不经心地盯着周围,手中的大刀晃来晃去,好像那条手臂只是用来练练手而已,完全不在乎那个倒霉的家伙。

有几个人拿着武器冲上来,独眼瞬间变得冷冽。他冲进人群里,大刀与铁器发出清冷的摩擦声,一下接着一下,不时溅出鲜血,洒得到处都是。男人的吼声和哀嚎声以及女人的尖叫声充斥着这间屋子。男孩索性闭上眼,偶尔脸上有温热的感觉,耳边是乱七八糟的声音,然后他蹲下身,把外套拉下来捂住自己的脸,手里都是鲜血。

很快,只剩下了求饶声和哀嚎,以及老女人的尖叫。

“吵死了。”男人不耐烦地走向那个女人,“我不打女的,不过你这样畜生都不如的东西,可不是人吧。”

说罢大刀挥下,尖叫声戛然而止。

男孩听到有人朝自己走来,随后被抱起,双眼被大手蒙住。

男人抱着他走进了雨夜。




私设惇哥是个守护者,子龙是神灵,相爱相杀梗什么的来一发吗

还在考虑是BE还是HE

应该不长……只是更的会很慢吧,私设一大堆,文笔也是小学生

惇哥的背景下篇会说清楚,总之惇哥就是看不惯那些人欺负子龙,于是就很生气,他觉得曾经很厉害的子龙落魄到这个地步,超级生气,生自己的气,没有保护好子龙,生坏人的气,竟然欺负子龙,西内西内这样的想法

我感觉惇哥就是那种对敌对的人很残酷,对自己的人很温柔的那种

废话真多qwq请不要嫌弃啦


上一篇
评论(9)
热度(43)
  1. 嬦子老椿的色彩及格了吗!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带感了我的哥
©老椿的色彩及格了吗! | Powered by LOFTER